常德信息网
健康
当前位置:首页 > 健康

魔武至尊 第196章 九黎仙珍图

发布时间:2019-10-12 21:31:11 编辑:笔名

魔武至尊 第196章 九黎仙珍图

正在这时画面上又闪现出了奇异的场景,十八位衣袂飘飘的绝尘仙子腾云驾雾而过,惊心动魄的仙颜,神圣出尘的气质,令在场无数人都沉迷了进去。

到此时,无论是扶桑圣主、虎纹驴王等五位圣王和身后的数万修士都可以断定,这副画面就是神圣的仙界画面,因为人世间根本没有真龙和仙凰,没有那完美无瑕、出尘绝世的凌波仙子。

就在这时,五位圣王级人物突然出手了,足足五个百丈大手想向大地深处探了过去,厚厚的泥土如海浪般翻卷。

‘轰’的一声天地大震,虚空中的那副仙界画面和九条璀璨光束轰然粉碎,大地深处涌起一股睥睨九天十地的浩瀚波动,狂霸的能量潮狂涌向高天,无位圣王级人物咳血倒飞出去。

在氤氲的仙光中,一副泛黄的画卷升腾上高天,那副画卷半卷半掩,映入众人眼帘的半幅画上正是刚才倒映在虚空间的仙界奇观。

泛黄的古老画卷就那样静静的悬浮在高空,在其四周有浓郁的玄黄气缭绕,一丝丝,一缕缕仿佛都能压塌山川大地,古老、沧桑、神秘、庄严的气息从泛黄的古老画卷上透发而出,这副画卷仿佛承载了历史长河中的一幅幅场景,在这一刻,古老画卷成为了天地间的唯一,与日月同辉,与天地共存。

“九黎仙珍图。”

扶桑圣主、虎纹驴王等五位圣王级人物同时惊呼出声,现世的天地奇珍竟然是威震世间四万年的九黎仙珍图,这可是九宸大帝留下的极道帝兵,死在九黎仙珍图下的盖世强者无数。

四万年前,一位儒雅的文弱书生如一颗彗星般光耀修炼界,没有人知晓他的来历,但其无双的才情,乱天动地的神通惊艳了九天十地,无数凶名赫赫的大妖魔都惨死在其手中,一双修长纤弱的书生之手,将天命改写,逆天斩道称尊寰宇,成为一尊万古无敌的至尊大帝,这个书生便是九宸大帝。

九宸大帝虽然由书生弃文从武,修仙练道,但他生平喜欢吟诗作画,多年的修道岁月沉淀下来他非但没有放下自己的喜好,反而独创一条先河,将自己的画工与通天彻地的神通熔炼为一炉,苍茫的大地,染血的江山,只需寥寥数笔便能跃然于纸上,而画中却绝非单单的山川图刻,更是承载了他无敌不朽的道,煌煌帝威皆深藏于笔下。

九宸大帝在证道成帝的无尽岁月中,走遍千山万壑,寻找成仙的道途,他的足迹遍布五域八荒,遍五域九幽十二国,人迹罕至的苦荒地带,冰冷枯寂的无尽虚空都有过他的身影,而后以天外黄龙皮为纸张,采颉域外神铁为笔,无上帝皇之血为颜料,刻画出了这一副威震万古的九黎仙珍图。

九黎仙珍图,一草一木,一山一石都是九宸大帝那睥睨**八荒的无敌之道,画卷一抖,星河黯淡,山河颠倒,有天地莫测之威,而后这位惊艳万古的书生大帝挟无上仙图闯入了神秘无尽的天陆战界。

传言天陆战界连通仙界

,冀近神明,从此九宸大帝再也没有显化在世间,有人説他战力无双,打进了天陆战界,羽化飞仙而去,也有传闻称九宸大帝的尸骨崩碎于无尽宇宙深处,残碎的帝身碎骨在无尽虚空亘古漂流……

四万载悠悠岁月过去后,九宸大帝的极道帝兵——九黎仙珍图竟突然显化世人面前,这怎能不令人震惊,九黎仙珍图还在,大帝去了何方?是生是死,羽化飞仙还是尸骨无存这一切都无法考证。

古意斑驳的九黎仙珍图沉浮在玄黄气中,光耀寰宇,一缕缕无上帝威弥漫而出,包括五位圣王在内的所有人都面如土色,难以承受这铺天盖地的至尊威压,虽然极道帝兵近在眼前,但无论是霸道无比的扶桑圣主还是狂妄无边的虎纹驴王、亦或乘坐在古老战车上的褚家家主都不敢贸然出手,帝兵有灵,一旦激怒帝兵,那种可怕的后果难以想象。

就在这时,那蒙蒙的玄黄气如百川入海般涌进了九黎仙珍图内,充斥在这方天地间的可怕威压顿时消散而去,九黎仙珍图嗡鸣震动几下,璀璨的神芒全部内敛,又变回了一副泛黄黯淡的画卷。

“轰!”

在同一时刻,扶桑圣主、褚家家主、虎纹驴王、秦家家主五位圣王级高手一个比一个快的冲向了山谷内,五条由精纯元力凝聚而成的粗长手臂在空中相互碰撞着向仙珍图抓去,一片片空间都如破布般被扯碎,就在五条大手即将抓到九黎仙珍图时,虚空崩碎,一条布满金色鳞片的大手从虚空中探了下来,迅若雷霆的将九黎仙珍图一把卷走。

“混账!”

“放肆!”

“何方鼠辈。”

扶桑圣主、虎纹驴王五位教主妖王怒发冲冠,齐声怒喝,没想到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会有人突然暗中出手,要抢夺这逆天的大机缘,五位圣王暴怒不已,打出澎湃无匹的惊天光束轰进了虚空深处。

“嘭嘭嘭……”

无数道石破天惊的巨响,虚空崩碎开来,一个人影从破碎的虚空中跌落下来,但却毫发无伤,从外形上看那是一个身穿灰色长衫的高大男子,虽然是粗布麻衣但却有掩饰不住的贵气,令人称异的是该男子戴着一副青铜面具,令人看不到真容,面具下的两道锐利的目光深邃无比,仿佛能洞穿人心,让人不敢直视。

混在数万修士角落的丁川心中狂震不已,刚才这神秘男子抢夺仙珍图所施展的逆天神通竟然是他父亲的成名绝技龙雀掌,他感觉心跳在加快,血液在加速,心中波澜起伏,他双眼睁得老大,一瞬不瞬的盯着场中的灰衣神秘男子。

“你是何人?快将九黎仙珍图交出来,否则让你命殒当场。”扶桑圣主脚踏虚空逼近过来,通体散发千百道银辉,如同一轮银月碾压过来,压迫性十足。

“在我等面前竟然巧取豪夺,当真胆子不xiǎo。”褚家家主也一声大喝,乘坐古老战车堵在了神秘男子身后,截断了他的去路。

“嗷吼……跟他废什么话,直接将他踩成肉泥取出仙图。”虎纹驴王则更是直接,迈着山峦大的铁蹄踏碎虚空而来,天穹上都发出一阵哀鸣。

“唳……两条腿的人类果然阴险狡诈,我们在这里打生打死,你却想坐收渔利,今天不留下仙珍图你休想活命。”躯体雄健宛若黄金浇铸而成的金雕王大翅展动,悬浮在高空,将整片天空都遮拢下来,一双大翅封天断归路,两只血月雕眸倾万山,一代妖王的凶威尽展无疑。

“嘭!”

秦家家主,狼牙大棒舞动,将大地击砸出一条五十丈长的巨大沟壑,驱策凶狞的黄金狮子上前,怒气汹汹的吼道:“不打勤,不打懒,就打你这不长眼的混蛋,不劳而获的世间败类。”

大战一触即发,澎湃的劲气将百丈内的有形之物都冲击了出去,数万修士在几大恐怖人物开战之前,提前推出去了数百丈远,在遥远处凝神观望。

五位圣王级绝dǐng高手围困,而场中的那身穿布衣的神秘男子却没有露出一丝惧色,他掀开长衫一角,拿出一副泛黄的画卷,放声长笑道:“哈哈哈……我只是给诸位开个玩笑而已,何必大动干戈,这九黎仙珍图还你们就是。”

那名神秘男子袍袖一抖,将九黎仙珍图缓缓的抛向了高天上的金雕王,这一手段可谓是精妙无比,顿时间,扶桑圣主、褚家家主和秦家家主全都舍他而去,势若狂澜的冲向高空抢夺仙珍图,而虎纹驴王则发出阵阵惊天咆哮,山峦巨蹄向三位人族圣人踩踏而去,以期给金雕王创造时机夺下仙珍图。

丁川激动无比,暗暗欣喜,这个高大伟岸的神秘男子身上有着无尽的上位者气息,连身形都和父亲极为相仿,更重要的是他刚才施展出的龙雀掌正是当年父亲的成名绝技之一。

丁川激动无比的向神秘男子冲去,就在他刚要踏进谷口的时候,他胸口处的一块九华灵佩却发光发热颤动起来。

在下一刻丁川倏然止住了脚步,这枚九华灵配是当年他与九华神朝公主定亲的时候九华朝送给他的定情信物,而后落入水仙门暮雪手中,暮雪借助这灵配修行,早已将灵配内的灵力耗尽,原本灵力枯竭的灵配此时却宛若有了生命般颤动起来,丁川甚至能感应到那块灵配透发出的气息波动是欢快而兴奋的,仿佛见到了多年未见的老友一般。

丁川的心一下子凌乱了,眼前身材高大的神秘男子真的是父亲吗?为何这九华朝的灵配会因他而生出如此剧烈的反应,而场中那名身穿灰衣的神秘男子也仿若心生感应般的向丁川这里望了过来,那两道锐利的目光充满威压,但眼底深处却藏着一丝狡诈之光。

丁川心中一凛,感到了如泰山压dǐng般的威压,同时心中大震,这眼神绝不是他父亲所有,父亲的目光是那种不加掩饰的霸道和唯我独尊的狂傲,和这有些阴森的目光截然相反。

就在这时,场中的大战发展到了惨烈的程度,三大人族圣主和家主大战两位妖王,大战波及的范围越来越广,将神秘的灰衣男子都裹挟了进去,澎湃无匹的圣人之威,直欲将天穹震碎,将大地打陷。

但灰衣神秘男子此时却没有了抢夺九黎仙珍图的**,他从战圈中冲天而去,一掌打碎空间横渡虚空而去,破碎的空间逐渐闭合,神秘的身影了然无踪迹,丁川茫然无神的盯着虚空深处,大脑中一片空白。

“他码的,混蛋,我们被耍了。”

激烈大战中的五位圣主妖王突然同时罢手,他们手里都拿着一片破碎的画卷,脸色铁青的吓人。

这根本不是真正的九黎仙珍图,在这短暂的时间内竟被神秘人给掉了包,扔出了一副以假乱真的泛黄画卷,让五大圣王生死搏杀良久方才知晓真伪。

景德镇治疗卵巢炎费用
上饶整形美容费用
安康治疗阳痿医院
景德镇治疗卵巢炎医院
上饶整形美容手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