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德信息网
健康
当前位置:首页 > 健康

西游之灵 第十四章 算计

发布时间:2019-10-12 19:02:04 编辑:笔名

西游之灵 第十四章 算计

这一觉睡到天明方起,伸了个懒腰,辰游跃下大树,慢悠悠的向着北岭行去。

到得北岭大路附近,只见来往的狱卒、捕快、黑甲军不少,正在善后各种事务。

在路旁等待了一阵,拦下一个认识的狱卒询问。

据那狱卒所说,昨晚前来劫狱的黑风残党,足有百余人之多,不过最终,除了少数几个之外,全部被一打尽!

汤成等黑风山十二头目,也全部身死。

不过由于意外出现了一只可怕怪物,加上黑风山匪打开牢狱放出大量囚犯,导致狱卒、捕快、黑甲军都是损失不小!

听到此处之后,辰游心中又是忍不住,生出深深的憎恨之意。

若不是有西游之灵辅助,他现在肯定还是个不入流的武徒初期。如果是那样,昨晚的劫狱,他十有八九就会葬身于此!

为了将他赶出捕房,贺子彰、张教习这两个狗贼,竟然要把他往死路上送!

……

另外,据狱卒所说,此刻北岭牢狱已经被黑甲军整个接管,北城捕领贺子彰、西城捕领韩城在此辅助。

至于乌山总捕武鸣晨,似乎昨晚受了一点轻伤,已经回乌山捕房休息。

知道这些后,辰游并未进入牢狱,直接转身离开,向着岭下走去。

此刻大路之上,也有零散的黑甲军驻守。

路过北面的一处山口附近,辰游突然被两个,把守道旁的黑甲军什长交谈之声吸引。

在一快大石之后掩住身躯,辰游静静聆听。

“兄弟,昨晚那怪物来历,你听说了没?”其中一人低声道。

“没有,怎么你知道吗?”另一人来了兴趣。

“我……听说了一点!”

“哦?说来听听。”

“我刚从马佰长那里听说的!昨晚那怪物就是黑风山的三头目!”

“这……他怎会变成了那个样子?”

“当然是有原因的。据说是死牢之内,意外出现了一个‘鬼道者’,黑风山的老三,本来已经被捕房总捕武大人一刀杀死。但那鬼道者,竟是将尸体练成鬼尸!”

“鬼尸……那你的意思是……”

“马佰长说,那鬼道者,怕就是流窜乌山、平舆、章兴、崆南、崆北五县的‘常山四鬼’之一!”

“常山四鬼……”后一人脸上,露出极为惊惧之色。

先一人似乎微微意外,疑惑问道:“你也知道常山四鬼的名字?”

后一人低声道:“我是焦莫镇人,几年前,镇上有人供奉‘鬼位’,我带人配合捕房缉拿过……”

躲在大石后方的辰游,心中猛然一震。

稳了稳心神,他继续侧耳倾听。

“原来是这样。唉,你说这些鬼道者,怎地如此邪乎,竟然能将尸体生生练成行走杀人的鬼物!”先一人道。

“这些我哪里知道!不过修神道和鬼道的人虽然极少,但确实都邪门儿的很,手段花样众多。”

后一人道。

“慎言!”先一人似乎吓了一跳,压低嗓音道:“鬼道就罢了,神道也是咱们可以乱言的吗?要是给天师盟知道……”

“是是,我明白。”后一人似乎也知道自己失言,赶忙点头答应。

谈论到此为止,两人都沉默了下来,半天不再说话。

辰游又等待了一阵,方才离开大石,避开大路,赶往乌山城。

他本来就想要到捕房,打探一下昨晚那巨汉怪物的情况,但现在却是不用多此一举了。

不过听来的消息之中,又多了一些,让他有些担心的东西。

一路胡思乱想,临近乌山城之时,他方才将心中的杂念压下,专心思索眼前之事。

“既然在黑甲军、捕房留名,想来这‘常山四鬼’也是了不得的人物。那么杀了其中一个也是大功!”

“但这四鬼之一,为何会被捕房抓住?还没能认出身份,只当是一个外域杀手关入死囚牢?”

“不管了!这虽然是大功一件,但如果传扬出去,恐怕也会变成一个大麻烦!如果其他三鬼寻我报仇……”

“有了!”

片刻之后,辰游便是打定主意

,快速入城赶往捕房。

……

与此同时,北岭牢狱一处密室之内,贺子彰端坐椅子之上,张教习一旁相陪,正在聆听下方一名捕快说话。

“你确定亲眼看到,是那辰游,先刺死了‘鬼四虐?’”

听完之后,贺子彰眼神闪动,缓缓开口问道。

那捕快赶忙躬身道:“是!虽然当时牢狱之内灯光昏暗,打斗混乱。但属下当时站立角度合适,亲眼看到,是见习捕快辰游先刺死了常山第四鬼。”

“呵呵,有意思!你先下去,这件事情,绝不能让其他人知道!”贺子彰呵呵一笑,开口吩咐道。

“属下明白,这件事情一直没有告诉别人,专等向贺捕领回报。”那捕快躬身道。

“嗯,你做的很好!此事过后,有你好处!”贺子彰道。

那捕快大喜,躬身告退。

等其离去,贺子彰挺身站起,满面喜色的向着张教习道:“张易,你替我在此值守,我要马上回捕房一趟!”

“大人的意思是?”张教习忍不住问道。

“哈哈哈……张易,你难道就看不出,这件事情中间有巨大机会吗?”贺子彰哈哈大笑道。

“这……请大人解惑。”张易踌躇道。

贺子彰看了他一眼,道:“武鸣晨在乌山总捕的位子上,做了有多少年了?”

“具体记不清了,总有十几年了吧。”张易回到。

“那么这次,他处心积虑的诱杀黑风山匪,是为了什么?”贺子彰续道。

“总捕大人,是想往上挪一挪!这点,大家心里都清楚。不过……这次虽然将黑山匪一打尽,但是捕房、牢狱、黑甲军都是损失惨重,怕是州府那边,有人要用这些做文章!”

张教习想了想道。

“那要是,再加上亲手击杀鬼四虐的功劳呢?”贺子彰眼神闪动,嘴角似笑非笑道。

张教习眼前一亮,口中快速道:“大人的意思是,向总捕大人进言,夺了辰游那小子的功劳?”

“没错!你总算是明白了!”贺子彰点头,哈哈大笑。

“大人英明!只要总捕大人前往州府任职,那这留下的乌山总捕位子,大人您……就有八成以上的把握!”张教习满脸喜色道。

“嗯,不错!你跟了我这么久,总算学了点东西!这次事成之后,北城捕领的位子,我自然会替你向县令大人争取!”贺子彰点头笑道。

张教习面上露出狂喜之色,噗通一声双膝跪地道:“张易多谢大人栽培,今后必将一如既往,为大人效犬马之劳!”

“哈哈哈……张易,你我兄弟,无需如此!”

贺子彰探手将张教习拉起,哈哈大笑道。

张教习顺势起身,略想了想之后,忍不住又道:“大人,辰游那小子死硬的很!这件事他如果死扛,闹到了县尊那里,恐怕面子上不好看……”

“呵呵……张易,你当武鸣晨,是什么善茬吗?他等待十几年,才有了这么一个机会,会白白放弃?”贺子彰摆了摆手笑道。

略顿了顿,他接着道:“原本,只是一百两银子的小事!但这小子如此不识好歹,那就怪不得我了!”

“大人英明,算无遗策,属下衷心佩服!”

张教习再次躬身,面上谄笑赞道。

“好了!拍马屁的话,我不爱听!事不宜迟,我马上前往捕房一趟。”

贺子彰摆了摆手,举步离开密室,向外走去。

保定东大肛肠医院收费怎么样
石家庄爱尔眼科医院在线问答
保定东大肛肠医院在国内怎么样
石家庄爱尔眼科医院在线答疑
保定东大肛肠医院看病收费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