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德信息网
科技
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

踏天争仙 第三百四十六章 九转葫芦

发布时间:2019-10-12 20:03:17 编辑:笔名

踏天争仙 第三百四十六章 九转葫芦

方荡并不气馁,他被黄烟包裹,对于光线本来也只能感觉到一线而已,虽然知道头dǐng上的出口已经被封死,但方荡还是继续向上。

九转葫芦之外的毒火尊者冷笑一声,一只手捏着刚刚从九转葫芦之中钻出来的巢蚁蚁王,一边用力一敲九转葫芦,九转葫芦之中立时天地颠倒。

毒火尊者敲了几下后,天地颠倒翻覆,方荡陷入其中,又有黄烟包裹已经分不出上下左右了。

毒火尊者头dǐng上悬着一把三寸长的短尺,这短尺宝光大放,射入紫金葫芦,加速破开方荡的神念壳,挖掘方荡的一切秘密。

能够靠杀机和量天尺对抗的家伙,毒火尊者还是首次碰到,一般的修士不论如何努力和量天尺对抗,最终的结果都是转眼间就被量天尺破解。

不过方荡虽然叫他意外,却也没什么大不了,他已经明显感觉到方荡的无力,方荡坚持不了多久了。

在毒火尊者看来,方荡就是一颗鸡蛋,有那么薄薄的一层硬壳,他现在要做的就是将这层硬壳敲开,而这一切并不难!

巢蚁蚁王在毒火尊者的手指间来回摆动,拼命挣扎,毒火尊者嘿嘿一笑:“巨爵境界的巢蚁,就只有这个水准么?我一直都以为唐门蛊术都多么神奇,原来也不过如此而已!等我回去将你炼制成丹……”

毒火尊者正説着,手中的巨爵巢蚁猛的一下哎爆散开来,化为一股毒烟一下就将毒火尊者的手掌包裹住。

毒火尊者的整只手掌瞬间就被剧毒腐蚀得只剩下一堆白骨。

毒火尊者玩了一辈子的毒,没想到自己竟然会中毒,而且那巨爵巢蚁竟然自爆了,这实在是叫他感到莫名其妙,按理説,如果巨爵境界的存在自爆,爆发出来的毒性绝对要比现在所表现出来的毒性强大几十倍甚至上百倍,会对他造成更大的伤害,但这巨爵境界的巢蚁自爆竟然只有这么小的威力实在是古怪至极。

毒火尊者正犹疑的时候,猛的感到后背有东西靠过来,毒火尊者心中一惊,护身毒气猛的放出,轰的一下在毒火后背炸开一个暗红色的大球,一只巨爵巢蚁被生生炸飞。

毒火尊者心中大惊,扭头望去,就见那巨爵巢蚁在空中一一下爆裂为滚滚黑气。

怎么回事?

毒火尊者心中正差异的时候,被毒性腐蚀了整个手掌的左手手腕处微微一痛。

毒火尊者低头望去,就见一只浑身上下犹如镜面一般的巢蚁正趴在他的手腕上,一对螯足刺入他的手臂之中。

一股股微微刺痒的麻痹之意顺着手臂向上猛升。

糟糕,糟糕,糟糕!

毒火尊者毫不犹豫的将自己的肩膀齐根拆掉。

同时一伸手放出一股毒气,朝着巢蚁轰击过去。

按照之前两只巢蚁的状态,毒火尊者这道毒气足以将其碾为齑粉。

但这只巢蚁蚁王却显然和之前的巢蚁完全不同,这只才是真正的巨爵境界的巢蚁蚁王!

就见巢蚁蚁王猛的一振翅,迎着剧毒毒气,朝着毒火尊者就撞了过来。那剧毒对于巢蚁蚁王来説,还比不上吹熄蜡烛的小风。

毒火尊者双目瞳孔急缩,他知道自己犯错了,一个没有办法改正的错误。

噗的一声,巢蚁蚁王一下钻进了毒火尊者的身躯之中,巢蚁这东西专门在人身躯内产卵孵化,被一只巢蚁蚁王钻进身躯之中后果不堪设想!

这可不是砍掉胳膊就能够解决的问题。

毒火尊者整个人都僵在原地,一方面是因为之前被蚁王咬了一口毒性发作,浑身麻痹,另外则是因为他现在不敢动。

毒火尊者知道自己不动就不会死,一动必死无疑。他清楚方荡要什么,同时他也知道如何化解自己当前的这场危机。

毒火尊者头上的量天尺收回了喷向九转葫芦的光线,变得暗淡下来。

同时九转葫芦的口一下弹开,一股黄色烟尘从葫芦之中缓缓升起,方荡从中显现出身形来。

“我给你一个活下来的机会,因为我喜欢火毒仙宫,因为我喜欢这座城池,因为我确实不想杀你!”方荡的言语冰冷直接,方荡的一双瞳子更加冰冷,此时的方荡,是狩猎者,方荡要维护的,是他身边的人的一切,今天他若是不能成功,就只能离开火毒仙宫,而他身边的人,必定会有人因此而死,所以,作为狩猎者的方荡,冷酷无情。

这叫方荡想起了他在烂毒滩地上狩猎的情况,那个时候的他,如果一天之内不能带回去一只三斤重的食物的话,弟弟妹妹就要去吃药渣,这是方荡绝对不允许的,从方荡开始照顾弟弟妹妹开始,方荡只叫他们吃了三次药渣,看起来不起眼的数据,内中包含的残酷是外人不可想象的,为此,方荡用尽了办法,方荡甚至想过用自己的肉来喂养弟弟妹妹,但娘説过,兄弟之间不可相残相食,否则,方荡绝对会做得出来。

为了这每天给弟弟妹妹果腹的血食,方荡随时随地会化身成冰冷无情的猎人,这一辈子,除了濒死前来火毒城看看外,方荡从没有为自己战斗过,方荡以此为荣!

这就是那双清澈透底的眼睛之中为何会有那种冰冷刺骨的光芒的缘由所在。

一个人究竟可以变得多么狠辣,一方面在于他的野心有多大,另外一方面,在于他要保护的东西究竟有多么重要。

“杀了我?你真的敢?”毒火尊者盯着方荡的那双充满了冰冷寒意的眼睛,虽然这双眼睛已经告诉了他他想要的回答,但他还是要问一问。

“不敢,但当我被逼入死角不得不这么做的时候,又有何不敢?”方荡的回答轻声慢语,却给毒火尊者巨大的压迫感。

“我猜,你身上一定有巨大的不可告人的秘密。”毒火尊者双目微微眯着,紧盯方荡。

“是不是巨大的不可告人的秘密,我暂时还不清楚,但有一diǎn我之前説过了,现在不妨再説一遍

,我身上的秘密,对火毒仙宫没有半diǎn好处,也不会妨害到火毒仙宫的利益!”方荡再次重复之前説过的这句话。

“既然如此,为什么不能説出来?”毒火尊者好奇的问道。

“因为贪婪,每个人心中都有贪婪,我説出我的秘密,贪婪就会叫人幻化成魔,就算明知道那东西对他们没有任何用处,他们也会想要尝试一下,就如同现在外面的那些门派一样,这帮愚蠢的家伙甚至根本不知道在我身上能够得到什么样的好处。”

“看来,那帮愚蠢的家伙之中,要加上我的名字了,你越説,我越感兴趣,越想搞清楚你的秘密是什么。”毒火尊者一张脸上的表情变得阴沉起来。

方荡叹息一声道:“看来,我们之间没得谈了。”

“当然没得谈,因为我马上就要死了,却一直都无法引来劫火,我自认为修为足够,但却最终不得上苍眷顾,如之奈何?”毒火尊者叹息一声,大有一种悲凉之意,如果能够选择一种死法的话,他宁愿自己被劫火烧死,也不愿逐渐老死,劫火至少是一种承认,证明你达到了一定的程度,而老死,子毒火尊者眼中绝对是一种最无能的死法。

方荡神情微微一动,问道:“你还要多久的寿元?”

“三年或许还是有的吧!这个东西谁能説的清楚?”毒火尊者疑惑的看向方荡:“你问这个干什么?难不成你希望我现在就死?”

方荡皱眉沉思片刻后道:“三年,三年之内,我或能够帮你召唤劫火!这个条件怎么样?”

镇江治疗宫颈炎方法
怀化好的男科医院
钦州治疗不孕不育费用
镇江治疗宫颈炎费用
怀化哪家医院治疗男科